2007年三月,歐盟27個會員國在布魯塞爾連開了兩天會議,討論全球氣候變遷的因應之道,最後決定,歐盟各國將在2020年之前,降低20%的廢氣排放量,全力遏阻全球暖化的危機。

全球暖化的焦慮,已如火如荼的沿燒到世界各地!不用說,葡萄酒產酒國也難逃其害,氣溫升高使葡萄早熟或過熟而導致糖度增加,造成葡萄酒高居不下的酒精度。而雨水氾濫或久旱不雨,則可能使原有的產區不再適合種植葡萄。

我想起1938年,蔣羿在他的倫敦畫記裡寫過一篇文章,是引述泰晤士報的內容說:「這世界上最神秘難解的事物中,氣候是其中一項。至今,氣象研究仍無法探索其奧秘,即使氣候最穩定的地方,天氣也缺乏常規。雨季有時早、有時晚,雨量有時多,有時少,沒有人說得出來,為何這一季如此,下一季卻變了個樣子。」

這段文的字雖是多變的雨,卻也適切的道出當時倫敦人的煩惱。想想1938年討論天氣的多變,就跟現在討論全球暖化一樣,幾乎沒有太大的差別!雖說,天亦如人多變化,時晴時雨不分明,人們的心情總是受氣候、環境的影響而不斷改變。但相對的,人類總還是有些不變與固執的地方。像是義大利酒農不顧科學家對百年後托斯卡尼酒莊消失的預言,仍然自信滿滿的拍胸脯保證:「義大利紅酒絕不會消失,100年的地質與氣候變遷,對地球而言,等於是人類歷史的1秒而已。在劇烈的變動來臨之前,托斯卡尼早已經找到了應變的方法。」

也許,這就是人類的單純吧!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本網站各類品項並不以自動販賣機、郵購、電子購物或其它無法辯識年齡者進行販售

Copyright 2010| 尋俠堂國際創藝有限公司 | 聯絡方式 電話:02-2930-6686 電子郵件:service@sunshine-tow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