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能銷魂,解生活之憂。即早培養這樣的興趣,似乎是好的。尤其在春天的夜晚,與好友喝上幾杯酒,醉醺醺的說上一堆胡話,暫時忘卻生活的煩憂,真是人間難得幸福的時光。

但也有人喝酒是認真的,見他們總是不斷地搖晃酒杯,努力的嗅聞著杯中的香氣,仔細的觀察酒液的顏色,漱口般的讓酒在口腔中翻來滾去,然後深鎖眉頭的思考,再振筆疾書的寫下這些酒的味道與特色。

看到這樣的情境,你可能要肅然起敬了,因為這正是西方人常說的-品酒的藝術。在這裡,我必須聲明,我無意毀謗品酒這樣的藝術,因為它代表一種能力,一種能分辨美好事物的能力。不過,接下來呢,該如何讓自己「恰如其份」的享受這些美好的事物,恐怕才是真正的難題!我的朋友泥克說:「酒怎能認真喝呢?賣酒的生意人才需要這樣吧!就像賣古董的,總是小心翼翼的把古董包起來;真正風雅的人,古董是隨意放的,就因為可能隨時會被打破,所以才顯得這一刻風月的珍貴!喝酒沒有情境,怎可能風雅的起來!沒有三五朋友、沒有明月、沒有詩歌,一點也不享受了。」看來,我的朋友是不會欣賞「品酒」這認真的藝術了!話說回來,品酒的時候,若能聽遠道而來的釀酒師(viticulture)不經意的、害羞的談起他的酒,said: " This wine express myself, when you drink it, you will know me very well. " 就在這一刻,酒迷人了起來!

在中國,其實也出現過許多關於喝酒的故事,而我特別喜歡蘇東坡那--夜飲東坡醒復醉,歸來彷佛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鳴,敲門都不應,倚杖聽江聲。今晚,咱們就別認真喝酒了。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本網站各類品項並不以自動販賣機、郵購、電子購物或其它無法辯識年齡者進行販售

Copyright 2010| 尋俠堂國際創藝有限公司 | 聯絡方式 電話:02-2930-6686 電子郵件:service@sunshine-tow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