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六)新派の巴羅洛之父 - Cordero di Montezemolo 蔻德洛酒莊


王者之稱的起源


19 世紀中期前的 Barolo 其實是甜酒,為了讓其變成更厲害的酒款,卡米洛·奔索,加富爾伯爵(Camillo Benso Conte di Cavour),後來義大利王國的第一任首相,聘請法國釀酒師 Louis Oudart 來協助當地酒莊釀酒,透過釀酒環境的改善使 Barolo 終於可以釀成干紅酒(dry Wine)。之後因為品質受到 Turin 貴族肯定,特別是薩伏依王室,才有 King of the wine and Wine for Kings(頂極葡萄酒及國王的御用之酒)之稱。


新舊戰爭,新派 Barolo 的誕生


二戰戰敗後的義大利非常貧窮。位於皮埃蒙特(Piemonte)的朗格地區(Langhe)酒農生存艱難,大多數的葡萄都是被酒商收購去釀酒,僅餘少量以簡陋原始的設備釀酒自飲。到底有多簡陋呢? Elio Altare(新派先驅之一)每被問起那段窮苦的日子,他總會提到:「我在二十歲以前,田裡工作用來翻土的都還是牛,酒窖裡都是些陳舊的、世代相傳、因陳舊腐敗而明顯漏液的大型木桶。不只我家這樣,幾乎每個人家裡都是這樣。」其實所謂的傳統釀造方式,那如同馬拉松一般的發酵過程、以及更加漫長的發酵後浸泡,是因為當年大家都很窮,只靠種葡萄是不夠的,葡萄採收完就丟進桶子發酵,就得馬上去採收其它不是葡萄的作物,得要這般忙碌才足以謀生。


Elio Altare 說:「我還記得是1975年的事。那年,我們種出最美的葡萄,將近採收時,我及其它幾百個葡萄農聚集在 Alba 城裡的 Savona 廣場,對來採購釀酒葡萄的商人們說著今年的葡萄品質有多麼動人,希望能賣個好價錢。這些商人只是這裡看看、那裡看看,什麼都不買;他們拖了兩個星期,等到葡萄都要腐爛了,才肯用便宜的價錢收購。這整筆錢往往會拖到隔年才給,售出葡萄的當下我們根本不曉得能拿到多少錢。」 為了改變現況,幾個有同樣想法的年輕釀酒師們殺去當時已經聞名於世的鄰居,勃根地取經,學習使用小型橡木桶,綠色採收的方式釀酒。不過使用這種釀酒法所釀造出來的香氣口感,跟用古法釀造出來的 Barolo 差異很大,因而造成老一輩釀酒師恐慌,深怕這樣的釀酒方式會把 Barolo 獨特風格抹滅掉,變成法國或加州酒的複製品,所以排斥此釀酒方式,也對使用此釀酒方式的 Barolo 酒廠加以譴責,新派與舊派開始了強烈爭執。


推動新派釀法,迫使法規改變的 Paolo Cordero di Montezemolo


1340 年,Pietrino Falletti 成為 Alba 公社的主席,接手經營 La Morra 的土地 Monfalleto。這個貴族家族經過增加、買賣、分家、失去、世世代代的繼承,通過不同的家族分支在整個皮埃蒙特出現